欢迎进入河南省玉石文化产业协会今天是2020年07月06日 星期一

新闻资讯
  • 玉雕中国|从中国玉雕的历史看传承与创新

  • 作者:yswhxh    发布日期:2020-06-18 00:12:00  浏览量:5948

玉入国便为国之重器,玉入家则为传世之宝,玉石在中华文化中的特殊地位可见一斑。在五千年的玉石文化中,中国玉雕创造了数不胜数的艺术珍品,数千年一直与时代同步,在不断传承创新中发展。

image

《梦回水乡》 蒋喜作品

走进中国历史博物馆,有一件被誉为中华第一龙的“红山玉龙”格外引人注目。它是红山文化的标志,也是“龙的传人”的图腾。“红山玉龙”也是中国玉雕的一座里程碑。即便是用现代艺术家的目光来审视,它的造型、雕工、神采,用“美轮美奂”形容也不为过。它既承载着龙的起源同中华文明源远流长的血缘关系,也昭示中国玉雕与华夏民族,玉运连着族运、玉脉连着族脉的宏大气象。

一、玉雕代代无穷己

玉雕代代无穷已,这是对治玉者精湛工艺的高度褒奖。我国玉石雕琢,数千年一直与时代同步,在不断传承创新中发展。从遒劲简约的斜刀技法到绵婉精妙的“游丝毛雕”,从画面生动的浮雕技术到错落有致的花下压花,从令人叫绝的镂空技艺到痕都斯坦错金嵌宝石的薄胎技法,从秦朝西域玉雕巨匠列裔到明代玉雕圣手陆子冈,从妇好墓出土的俏色雕《玉鳖》到剩料化腐朽为神奇的《桐荫仕女图》,从《金缕玉衣》到《会昌九老图》,中华玉雕工艺博大精深、精妙绝伦,堪为中国文化艺术王国的一枝奇葩。

玉雕到了近现代,呈现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盛况。崇玉、爱玉、戴玉已从“旧时王谢堂前燕”到“飞入寻常百姓家”。据统计,仅改革开放40年,和田玉的用量,超过前五千年的总和。如此井喷现象,也让玉雕产业空前繁荣,形成京派、海派、南派、扬州、苏州等各种流派。

历史上的京派玉雕,也称为“宫廷派”,涵盖京、津、辽一带玉雕工艺大师所体现的庄重、大气、古朴、华贵的创作风格。

海派玉雕凸显上海地域文化特色和艺术风格,突出优势在于“海纳”和“精作”,以器皿之精致、人物动物造型生动传神而独树一帜。

扬州玉雕讲究章法,表现出精致、大气、儒雅、灵秀的风格。如今清宫所藏的十件大型玉山子,多半出于扬州技师之手。苏州玉雕讲究“空、飘、细”等艺术特色,造型空灵、线条婉转流畅,工艺细腻,作品玲珑剔透,飘逸俊俏。

南派玉雕以广州、四会、揭阳、佛山等地为代表,因其长期受竹木牙雕工艺和东南亚文化的影响,南派玉雕擅长于镂空雕、链雕以及多层玉球等繁复的雕琢技艺,风格别具一格,造型丰满,呼应传神。

image

貔貅 张清雷作品

新疆是和田玉的故乡,数千年来新疆通过玉石之路进贡各代朝廷无数和田玉,也有各种精美玉器。如秦朝列裔的白玉虎,汉代赠汉武帝的白玉钗,东晋进贡的大白玉佛等。在新时代,1964年成立的新疆玉雕厂,使新疆玉雕翻开新的一页。马进贵作为错金国家级非物质文明遗产传承人,将错金错银嵌宝石工艺洋为中用;马学武探索玉雕理论独有建树,并在玉雕实践中自成风格;樊军民勤于思、精于技、立于艺,作品的灵性与精气神呼之欲出。

此外,被国家命名为“中国玉雕之乡”的镇平玉雕,以高仿玉器为特征的蚌埠玉雕,以岫岩玉为材质的岫岩玉雕等星罗棋布遍布全国。中国玉雕文化像一棵枝繁叶茂的大树,根深深扎在中国优秀传统文化的沃土中,欣欣向荣,郁郁葱葱,与中华文明同心同向,从古至今,与中国人血脉相连、生生不息。

二、弄潮儿向潮头立

中国玉雕从历史的深处走来,既有“老树春深更著花”的一面,也有传统包袱太重,“拔剑四顾心茫然”的一面。

传统包袱太重,市面所见产品大多是传统寓意题材的重复,与时俱进题材较少,偌大的婚庆市场,年轻人购买的多是珠宝钻石,“爱情恒久远”的玉石首饰很少。不落俗套、标新立异的玉雕作品较少,玉雕长期沿袭的师徒传承,较多安于传统,弱于创新。

所幸,玉雕界也有一批勇敢的冲浪者,他们从传统中走来,向着创新的路奔去,在沉寂中寻求突破,于变革中主动作为。

image

《并封》 邱启敬作品邱启敬:满眼生机转化钧

邱启敬是中国当代玉雕革新的代表人物,是将中国玉雕与西方雕塑相结合的先驱。他说,中国的设计如果要走向世界,需要获得西方世界对中国文化的认同感。这种认同,不是迎合,不是迁就,而是找到相融相通的契合点,交流互鉴的共同语言。他勇于挑战和超越自我,在浴火重生的涅槃中从必然王国到自由王国。

思考与思想比翼齐飞,创意与创新交相辉映。纵观邱启敬的作品,天马行空,高山流水,仙风道骨,无一丝风尘俗气,无一件作品重复。

不需要太多手法和技巧的表达,可直溯中国古典人文传统,又倾注当下人们对生命、世界、人生的感悟,喟叹万物有灵的禅意境界。为此,尽管人们对邱启敬的玉雕艺术还有不同的解读,但都不否认他是开辟玉雕艺术新天地的领军人物,既是一位当代玉雕大师,也是一位有思想的玉雕艺术家。


image

《连年有余》 陶连疆作品马进贵:吾将上下而求索

马进贵是玉雕古为今用,洋为中用的一个典范。他让几近失传的痕都斯坦玉雕艺术重新焕发生机,形成具有中国特色的错金错银工艺,并列入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作为回族的一员,他把玉雕文化的根扎在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土壤中。他创作的《白玉错金嵌碧玉万年和谐捧盒》,乃中国玉雕史上一件划时代的作品,将中国传统文化中天干、地干、天文、地理融入作品中,有了“思接千载,视通万里”的时空对话。

马进贵先生首创在水晶器皿上实施错金嵌宝石工艺,还与黄国富大师合作,首创“玉错玉”工艺。他的玉雕错金文房系列,从文房八珍做到文房十三珍,实现玉器历史上从未有过的文房珍宝全家福。他制作的《水晶错金嵌宝石六大佛器》,每一件单品都是传统与创新的结合,都是古往今来史诗般的开山之作。仅此,该套作品一亮相,就出现国家博物馆、中国工艺美术馆争相收藏的佳话。

蒋喜:征程正未有穷期

著名玉雕大师蒋喜是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苏州玉雕)代表性传承人。他虚心好学,博采众长,尤其擅长仿古玉雕。对殷商、春秋战国、两汉古琴等古代乐器和玉器深有研究,是玉雕中注重文化内涵的探索者,是文化人中重艺术造诣的玉雕师。

在传统与创新的征途中,蒋喜是一位勤奋的攀登者,他创作的《梦回水乡》,作品从现代设计理念融合传统薄胎工艺,在传承古代玉雕的基础上结合当代人的审美情趣,力求在突破中创新。作者以纤巧精细的刀法,使作品素雅简约又不失精巧圆润。很好彰显了苏帮玉雕“文气古韵、灵秀俊美、刚柔相济、传承创新”的特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