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河南省玉石文化产业协会今天是2020年07月02日 星期四

新闻资讯
  • 天工精制|无相

  • 作者:yswhxh    发布日期:2020-06-24 00:12:00  浏览量:5072

在2019第四届“天工精制”国际时尚珠宝设计大赛中,由中国玉雕大师园联合台湾地区珠宝设计师赵俊砚、黄湘晴共同打造的作品《无相》获得摆件组铜奖。本期,特邀请珠宝设计师黄湘晴与读者分享作品《无相》设计心得。

image

2019第4届“天工精制”国际时尚珠宝设计大赛摆件组铜奖作品《无相》

因为对佛教的信仰,二十几年来每日的早课已成为笔者生活的一部分。常常感恩,日常生活中所有的发生都有它的美意,也许这样的发生,冥冥之中一个因缘已经默默地萌芽,不知名的未来或许能见到意想不到的果,生命的惊喜总在人生的转角为你带来喜悦。

知名艺评家蒋勋曾说:“艺术工作者是最大的背叛者,为了不墨守成规,艺术家不断地背叛自己曾经的惯性思考,这正是创意的根源。”最近为了创作,总在思考如何推翻自己最擅长的题材,是不是还有其它材质结合珠宝创作的可能性。曾经用过木质的沉香、檀香结合珠宝进行创作,也用过钛金属取代K金来镶嵌宝石,这些在设计制作上都颇具挑战性,但也带来相对的成就感,莫名地心中就想起,好像没有创作过天珠、天铁(陨石)之类的神秘题材,不知道会出现什么样的结果?

这段时间因为工作形式的转变,大半的时间都在深圳创作。一天忽然收到一位台湾好友发来的微信,告知一位河南的藏家有一件九眼天珠想邀请笔者为之设计,做成可配戴的珠宝送给活佛当拜见礼,笔者一听“九眼天珠”是要送活佛,当下便应下了这件创作的邀请,心里想着:“几天前一个对天珠的念头竟默默地萌生了一个因缘。”

当看到这件天珠时,就感觉此天珠很特别,原生矿的部位刚好形成九个眼,浑然天成机缘巧合,真是可遇而不可求的珍品呀!既然是要送给活佛当礼物,创作前可得考究一下藏传佛教的特点。一直以来藏传佛教让我印象最深刻的就是那热闹有趣的“辩经”,过程有击掌、甩念珠等生动的肢体动作,让严肃的佛学辩论多了活泼的趣味。虽然我不会藏传式的辩经,但自问自答式的天珠创作研讨总是可以办到的,就这样自己在纸上写了很多为什么创作这件天珠作品的问题。也许是自己的慧根不够竟不知不觉地睡着了。

image

作品《无相》 天珠、18K金、红珊瑚

问:“你觉得这件天珠是什么形状?”答:“长水滴造型。”问:“创作时,是要哪一边在上面呢?”答:“正常设计是上小下大,但我想尝试逆转过来。”问:“那这样成什么样呢?”答:“这样有如倒三角,像人的身体。”问:“你想是谁的身体?”答:“我想是佛祖。”问:“佛祖是什么形象呢?”答:“佛祖是慈悲庄严的形象。”问:“佛门是什么门?”答:“佛门是空门呀!”问:“人的门面是哪里?”答:“人的门面是脸面。”问:“那佛祖是什么形象呢?”答:“佛门是空门,佛祖便是无相,而且是空的无相。”

这件九眼天珠会成为无相佛吗?真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我真切地观注这天珠,考虑将其设计成无相佛的可能性。《六祖坛经》定慧品:“外离一切相,是名无相;能离于相,则法体清净。”《金刚经》云:“离一切诸相,即名诸佛。”又说:“凡所有相,皆是虚妄,若见诸相非相,则见如来。”在佛教的世界,“袈裟”功德殊胜,凡有“袈裟”所在,一切天龙善神皆会给予守护。

希望这件作品在一切天龙善神的守护下顺利完成,醒来再也了无睡意,不断地设想这件作品的结构,以不破坏此件难能可贵的九眼天珠为原则,结合象征佛教讲般若,即大智慧的“无相”佛境界。且此无相必须是真无相的空相,而不是常见没开脸式的无相,并藉由代表万亩福田的佛陀袈裟,顺着天珠的自然纹路,斜披于天珠之上,顺势而为并顺理成章地形成佛陀袒右肩式袈裟立姿造型。

为了让这件《无相》作品在应用上有更多的可能性,融合“结构”与“珠宝全设计概念”的相辅相成,我在收藏室取出一块收藏已久且已日渐稀缺的台湾三峡产区的肖楠木山材木块与之搭配。肖楠有消灾解难的意涵,凭借着自己对须弥山的想象雕刻出“印象须弥山”。这件作品可呈现多种不同的使用方式:可当吊坠配戴;也可立于须弥山艺术陈列上成为艺术品展示。一个款式多种用途,随心所欲。

感谢所有的因缘俱足,作品《无相》让我再次荣获“天工精制”国际时尚珠宝设计大赛奖项殊荣。合十,感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