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河南省玉石文化产业协会今天是2021年03月09日 星期二

新闻资讯
  • 南阳玉器作坊的发现,对于远古史研究有何意义?

  • 作者:yswhxh    发布日期:2020-12-03 00:12:00  浏览量:6622

最近随着河南省南阳市黄山遗址考古工作的进行,考古工作者们发现了一个距今五千年的玉石生产基地,这对于我们研究新石器时代晚期人们的生活状态以及中国玉器文化的发展都有着重要的意义。

上图——精美的玉制文物

玉作为一种天然矿石,在中国文化中具有十分重要的地位。由于其有着细腻的质地和绚丽的光泽,让其成为了宝石的代表。而其中蕴含的温润气质,更是和中国文化内敛的特性相辅相成,因此在中国历史上玉器一直是尊贵的象征,并且也代表着人们美好的希冀。

而中国玉器文化的历史最早可以追溯到新石器时代早期,距今已经有八千余年的历史。其也从最早的工具逐渐演变成为代表身份象征的礼器,因此对于玉器的研究可以让我们很好地了解远古时期中国社会的状态。

而此次南阳地区玉器生产基地遗址的发现,让我们可以更好地了解中国玉器生产的演变过程,并以此来推断玉文化的变迁。

一、中古远古时期的玉器文化

中国作为玉石生产大国,玉石储量十分丰富,而且部分玉石很容易就可以被开采利用,这让先民们使用玉器的历史可以追溯到公元前六千余年的旧石器时代晚期。在青藏高原北部的黑河等地区,就出土了部分这一时期的玉制工具,其中大多是刮削器以及尖锐的细石器,并没有玉制的砍砸器出土,这和玉质地偏软有一定的关系。此时的玉器更多地承担的是和石器一样的劳动功能,这说明此时的人们还没有将玉视为珍贵的物品。

上图——玉刀文物

而到了新石器时代早期,玉器的作用发生了较大的转变,这一时期的遗址中虽然依然有玉制的工具出土,但是它们的使用痕迹显然不如同时期的石制工具那般明显,这说明玉器的实用功能正在被抛弃。

而一些经过精心打磨的玉制饰品的出土则告诉我们在这一时期,人们已经开始将玉作为身份的象征,并主要用其来进行装饰,这让玉器逐步脱离了生产。不过古人"石之美者为玉"的形容,还是可以让我们认识到玉器在最早的时候确实和石器一样,都是人们赖以为生的工具。

而人们在这一时期对于玉石的推崇,也说明在生产力发展之后,人们的审美情趣也取得了一定的进步,这也是中国玉文化的发源时期。

上图——红山文化中的玉龙

不过需要说明的是,这一时间段,虽然玉器已经逐渐脱离了生产,成为了装饰品,但是人们在玉器加工方面技术依然十分粗糙,其和精磨的石器之间并没有显著的区别。这也说明此时玉器生产还没有像陶器生产那样成为全新的手工样行当,其技术也相对原始。

二、南阳遗址中的玉器生产状况

而从新石器时代早期,到新石器时代晚期,人们在玉器生产的技术上取得了显著的进步,在红山文化遗址中出土的玉龙就是这一时期玉器制造的典型代表,其精美的制作工艺让这一时期的玉器和石器之间已经有了明显的差别。

上图——遗址发掘现场

不过此时的玉石加工状况是什么样的,一直缺乏足够的考古成果,这次在南阳发现的五千年前的玉石生产基地则很好地弥补了这一空缺。在南阳遗址中,考古人员发掘出了三个玉石生产作坊,其中单个的面积都在一百平方米以上,这让能够得出此时的玉器生产已经和陶器生产一样成为了一个专门的行业。而且从如此密集的玉器生产作坊中,我们也可以得之在新石器时代晚期,玉器在人们的生活中扮演着十分重要的角色。

而随着这些作坊出土的,还有大量专门加工玉器的石制工具,其中有用于雕刻的石刻刀,也有用于打磨的石锉,和打孔的石钻,这说明此时的玉器生产已经有了十分标准的生产流程,这对于我们研究中国手工业的发展有很大的帮助。

上图——遗址中出土的石锉

而在这些作坊中,考古人员也发现了大量的玉器以及未加工完成的半成品。其中既有有实际功能的玉耒,玉斧等工具,也有玉琮,玉璜等礼器,而具有装饰作用的玉环,耳璫以及玉珠也是重要的产品。

上图——玉琮

在看到这样的玉器发掘成果之后,无疑会引起人们的疑惑。我们知道在新石器时代早期的时候,玉制工具就因为其在耐用性上的问题而逐渐退出了历史舞台,玉石也更多地被运用在礼器和装饰品的制造之上,那么到了新石器时代晚期,人们对于这些材料的性质应该有了更加清楚的认识,为什么依然还在生产实用性较差的玉制工具呢?

三、从南阳遗址引申的思考

笔者认为,想要明白先民们生产玉制工具的原因,不妨从社会发展的角度来寻找答案。由于在玉器生产作坊中,我们发现了数量较多的玉制礼器,因此可以推想出在这个时期,祭祀活动在人们的生活中依然扮演着十分重要的角色。

上图——远古祭祀剧照

而有祭祀活动,就意味着此时的部落中,应该有专门负责祭祀活动的专业宗教人士。通过平行比较现存的原始部落,我们可以推测这些人在氏族中应该有着十分尊贵的地位,而那些礼器应该也是为他们所准备的。而这也可以解释,为什么在中国传统文化中,玉经常被视作神灵的化身,这可能与其早期在宗教事务中扮演的重要角色有关。

而在新石器时代晚期,虽然私有制已经出现,但是没有明确的证据说明人类已经步入了奴隶制社会,因此一些部落时期的制度依然有其影响力。而在部落文化中,每个部落的成员都需要进行生产,虽然在私有制出现之后,人们的集体性生产活动正在减少,但是此时应该没有脱离生产的权贵阶层。

这也就意味着这些在部落中负责祭祀的宗教人士,依然需要从事农业生产。不过由于他们在一定程度上是神灵的化身,因此他们势必会拥有一定的特权。比如在生产工具上,这些珍贵的玉耒等物品便是为他们准备的。

上图——帝尧画像

而我们知道,这些玉制的工具显然是不能承担繁重的田间工作的。因此我们有理由推测,在新石器时代晚期,一些从事宗教工作的人虽然在名义上需要和其他人一样参与农业劳动,但是他们实际上已经成为了的特权阶级。

而且从玉石制造基地的规模来看,玉器制作是当时十分重要的工作,这无疑需要耗费相当的劳动力,而其产物中的大部分可能会流入特权阶级的手中,这说明初级的剥削在这个时候可能已经出现,而社会也正在经历从部落制向奴隶制社会的转型。

这时我们就不由得开始思考下一个问题,那就是中国历史文献中记载的早期领导者,是否是脱胎于这些最早的权贵阶层,在他们的身上究竟有没有宗教首领的色彩,而这可能就要从他们的故事里寻找踪迹了。

在《史记·五帝本纪》中,对于中国最早的几位领导者有着较为详细的记述,虽然其史料的真实性还需验证,但是其已经能够大体上反映当时的社会状态。我们在阅读夏朝建立之前的尧舜等人的事迹的时候,可以从中看到明显的宗教色彩,比如在尧担任部族首领的时候,其最先需要做的便是"敬顺昊天",而在舜继任之后,其更是要进行盛大的祭典,之后才能够接见周边地区的实际负责人:

于是帝尧老,命舜摄行天子之政,以观天命。舜乃在璿玑玉衡,以齐七政。遂类于上帝,禋于六宗,望于山川,辩于群神。

由此可见,这个时候部落联盟的领导者确实承担着宗教首领的责任,因此世俗王权与教权之间是存在部分重叠的。这种奉行天意治理国家的行为也是后世"天子"概念的滥觞。至于原始的教权是怎么从生活中被逐渐抽离,并最终成为王权一部分的,则还需要更多的研究来论证。

上图——五帝画像

四、结语

通过对南阳黄山遗址的发掘,我们找到了距今五千年的玉器生产作坊,这让我们可以肯定在新石器时代后期,玉器生产已经成为了日常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而其中玉璜,玉琮的大量出土也验证了玉器从工具到礼器的演变。

不过与这些礼器同时出土的玉制工具则引起了人们的注意和讨论,因为在新石器时代早期,人们便意识到玉制工具并不适用于砍砸等工作,由此玉器才逐渐脱离了工具的色彩。而该遗址中依然出土了大量的玉耒和玉斧,这和玉器的发展过程无疑是相悖的。

而笔者认为这些玉制工具很有可能并不具有实用性,而是当时宗教人士的身份象征。这种华而不实的劳动工具也意味着他们已经成为了脱产阶层,他们很有可能就是这些原始部落中的剥削阶级,这是人类社会从原始部落制走向奴隶制的标志之一。而且这也能够解释中国早期统治者身上所蕴含的宗教色彩,对我们研究中国远古史大有裨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