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河南省玉石文化产业协会今天是2022年05月19日 星期四

新闻资讯
  • 中国玉器材质发展史

  • 作者:yswhxh    发布日期:2022-02-22 15:3:15  浏览量:6180

      中国玉器历史的发展,经历了奠定期、发展期(繁荣期)与鼎盛期三个大阶段。

      红山良渚文化是玉器的奠定期,它给以后中国玉器的制作起到了很大的作用,商到春秋战国时代和两汉,玉器的制作达到了繁荣的昌盛阶段,以后三国两晋则由于战乱频繁而发展缓慢,到了唐宋时期得以恢复,元明清时代是中国玉器的鼎盛时期。

     | 玉器的奠定期 |

     最早发现的玉石装饰饰品是在新石器时代早期,比如河南新郑裴李岗文化及浙江河姆渡文化出土的松石珠、玉璜、玉玦、管等。这些玉石制品的出现距今已有七八千年的历史。

     原始社会末期

      玉石的材质 此时期玉材材质大都属于蛇纹石类,还有透闪石、阳起石、蓝田玉和大理岩。

此时期玉器除了玉铲、玉斧等生产工具之外,还有佩戴装饰玉器和礼仪、祭祀玉器璜、坠等,其数量品种逐渐增多,由单件首饰向多件、串饰、配饰三个方向发展。这是当时社会的经济生活、社会习俗和思想意识的发展的必然产物。

image

大玉龙,曲长60cm,直径2.2-2.4cm。

新石器时代红山文化。

       其玉料为淡绿色老岫岩玉。龙体较粗大,卷曲,呈倒“C”形,长吻微翘起,有圆鼻孔二,双目橄榄形凸起,头顶至颈背有长鬣后披,末端翘起,额及颚下有阴刻棱形网纹。龙躯光素扁圆,背部有一钻孔,可系绳穿挂。

       此玉龙因其吻前伸,前端凸且翘,因此又有人称之为玉猪龙。这是早期氏族艺术的代表作,属红山文化。其造型夸张、奇特,兼具写实与抽象手法,结构虽简洁,却满盈着生命力,质朴而粗犷,可能是某部族的图腾。

       | 玉器的发展期(繁荣期)|

        焕然一新的商代玉器

        用料相当广泛兵器、礼器类玉器所用玉料多为不透明的细石,可能是南阳玉,刀、戈类兵器所用玉料特征更为明显。常见有三种材料:一种为牙黄色细工呈鸡骨白色;一种为暗褐色带有花斑的玉村,这种玉材大量出现于四川广汉地区,河南怄师二里头商代遗址中也曾出现,有些呈青色, 斑纹浅淡,近似环状;第三种为暗黑色微透明的玉料,多做成极搏的片状玉刀,玉片上常留有开片时留下的错碴。这类玉片的作品,在考古发掘报告中尚不见提及,就器物的形状及加工技术看,应为商早期玉器。

       商代的玉佩饰主要用新疆和田玉、临岩玉、南阳玉制成,和田玉多用青玉,玉色发暗而有沁色,怕岩玉同现在见到的也不同。

        商代小型玉质刻刀多见,均是在尾部雕琢出刀刃,而刀柄则是各类动物的造型,有兽形、龙形、鱼形、蝉形、虎形等,大多有穿孔可系挂,使之成为可佩可用、美观实用的玉饰品。

image

玉虎形刻刀,商

高5.8cm,宽3.8cm,厚0.4cm。

       器为白玉质,但已沁为黄褐色。扁薄片状的造型将一只扭头卷尾的玉虎打造得栩栩如生。虎张口,用连续钻孔的工艺制成口中的利齿。椭圆形眼,蘑菇状角。胸前凸起一环形小穿,可供系挂。尾一侧琢出一小尖刀,刀刃部两面磨薄,使之兼具一定的实用功能。这件玉刻刀虽然外形似虎,但由于头上有蘑菇状角,所以也有人认为是龙与虎的结合体。

      不该忽略的西周玉器

       西周时代玉器,品种及玉村都很复杂,玉栋与玉党等用玉近似南阳玉,玉佩多为和田玉,又以青玉为多玉色于青中泛黄,又有白玉作品但色泽昏暗有沁色,还有一些小玉件是由细石制成的。

image

玉龙凤纹柄形器,西周,

长17.1cm,宽3.7cm,厚0.7cm。

       器青玉质地,绿色,半透明,局部有少量的土沁斑,器体为长片状。两面雕刻,纹饰相同。上部由两凤纹对称构图,尾下垂,回卷成勾状,在相对的两喙及身尾之间镂空大小两个桃型孔,一上一下,可穿系。中部是一昂首挺立的高冠长尾凤,圆眼,尖勾喙,单足利爪踏在下部一夔龙头顶之上,夔龙身曲屈,臣字眼,眼角线拉长且有勾,下端出一短榫,作扦插用。

       玉制柄型器始见于二里头文化,商到西周继续沿用,惟西周的纹饰最为精美,雕工手法多样,刀法有力,线条圆润,纹饰清晰。其下端一般都有宽榫,可作器之柄或安接它器,确切用途尚需进一步考证。

        风格各异的春秋玉器

       春秋时期的玉器多为和田玉制成,此外还常见两种玉料:一种为质地细密、不透明、不温润、颜色暗淡而表面抛光较亮的玉片;一种为峋岩玉,常呈乳白色,微泛青黄,色泽暗淡。

image

玉龙纹璜,春秋晚期,

长9.3cm,璜面最宽6.3cm,厚0.3cm。

       此玉璜为新疆和田青玉制,表面有因埋藏而产生的色变,局部呈黄褐色。体扁平,扇面形,弧度超过半圆,此形制在春秋时期的玉璜中非常少见。璜两面满饰隐起的勾云纹,纹饰密集,局部组成侧面的兽面形。璜两端为侧面龙首形,边缘沿龙首之形呈凸凹变化。

       璜类玉器产生于新石器时代,用作礼器与佩玉。西周时期盛行以璜作杂佩,一套佩玉中出现多重玉璜,自上而下排列,这一时俗影响一直延至春秋、战国时期,因此璜形玉佩在玉器中所占比例较大。这件玉璜仅上部有一孔,两端无孔,下方不能再挂物,应为悬置在成组佩玉最下端的玉件。

       嬗变时代的战国玉器

       战国玉器用料复杂,但主要为新疆和田玉,玉质或青白,或青微含黄色,或青绿色,极少见到白玉制品,有一些碧玉制品,但玉色苍旧,不若清代碧玉鲜活而菜色。还有一些玉材,透明度、温润感介于峋岩玉与和田玉之间。多数战国玉器表面带有玻璃光,如同玻璃表面的光亮似能反光,这种玻璃光独具特色,不同于后代作品。

image

玉勾云纹灯,战国,

高12.8cm,盘径10.2cm,足径5.9cm。

      灯白玉质,有赭色沁。灯盘中心凸雕一五瓣团花为灯芯座。盘外壁和灯柱上部饰勾云纹,内壁及灯柱下部饰勾连云纹,底座饰柿蒂纹。

      战国时期出现了百家争鸣的新形势,社会环境和人文氛围较以前有了很大的改变,玉雕作品的风格也为之一新,新颖的造型和先进的工艺成为创作的主流,开创了玉雕史上新的艺术流派。本器的座、柱、盘分别由三块玉雕成,嵌粘密实,纹饰精美,富有层次感,显示出精湛的雕刻技术。造型设计独具匠心,灯柱上部处理成三棱形,下部为圆柱形并收腰,于简单流畅的造型中又显露出丰富的变化。目前所知,此灯为孤品。

       弃旧图新的汉代玉器

        主要为新疆玉,并有蓝田玉、灿岩玉作品。一般来看,大型玉璧多用水苍玉,灰绿色而有饭接,廓外带有装饰的系璧,多用青玉,佩饰、剑饰、玉玦、翁仲则以白玉为多,汉代的青玉、白玉作品多有苍旧之色。

image

玉“益寿”谷纹璧,汉,

高13.2cm,宽10.5cm,厚0.5cm。     清宫旧藏。

     玉璧青白色,有暗黄色斑。璧圆形,体扁平,内、外边缘处凸起,两面纹饰相同,均饰颗粒状谷纹。璧的上缘之外饰有透雕的“益寿”二字,字两侧分别雕一螭和一龙。螭为回首状,身有环点,长角。龙为阔嘴长唇,似由鳄演化而来,龙身有鳞,四肢及后身似兽身。

      清宫档案有关于“益寿”璧进宫的记载,称其为“拱璧”。

      漫长的沉寂期

      魏晋南北朝玉器

      魏晋南北朝时期,战乱频仍,社会动荡,故这一时期的墓葬出土的玉器很少,并且玉饰的体积极小,大型玉礼器和成组玉佩饰几乎没有发现。所以研究玉器的古书中极少见到这一时期玉器的著录,几乎形成了断代期。而且由于少数民族入侵中原,带来了不少少数民族的玉器风格,但材质方面,还是基本延续了汉代的取料。

image

青玉朱雀纹玉佩,

南北朝,长9.6cm,宽3.9cm,厚0.3cm。清宫旧藏。

        佩青玉制,片状,形似云头,边缘凸凹。其表面平滑光亮,琢细阴线花纹,一面为朱雀,长翎,口衔圆珠,三岐尾,展翅而立,身旁有带状及十字状云朵。另一面为3团火焰纹,火焰间以长带相连。玉佩上端正中有一半月形系孔。

        南北朝时,佩玉的形式较汉代有所变化。传统的璜、珩组合已很少见,出现了此类上部为连弧状的玉佩,同类玉佩在考古发掘中亦有所见,足以说明它在当时的流行程度。玉佩上的阴线图案也较汉、魏时期的玉器装饰有所不同,强调布局与疏密变化,代表了玉器雕饰风格发展的新潮流。

       开玉雕之新风

        隋唐玉器

        以白玉为主;加工不求玻璃光,也不求玉质的温润感,有似旧非旧之意,另外,唐代还有一部分青玉制品。

image

玉花卉纹梳背,唐,

长13.8cm,宽4.8cm,厚0.2cm。

       梳背白玉制,片状,两面饰纹相同。每面边框内凸起浅浮雕图案,中部为3朵花,花朵旁衬托多层叶片,叶宽厚,边沿饰细阴线。

        此种梳背是嵌于梳上的装饰。唐代妇女所用梳具十分精致,质地多样,或银,或木,梳上往往嵌有饰件。目前发现的玉梳背多为唐代作品。此件梳背上所饰花叶造型奇异,花心大如苞蕾,花朵下的侧形叶端部回卷,是受中亚造型艺术影响的表现。

       | 玉器的昌盛期 |

      缓慢的复兴进程

      宋元明玉器

      目前传世的宋代玉器数量已很多,主要有白玉、青玉两种材料,又以白玉作品为多,其中有许多上等白玉,玉质温润,色泽如“截肪”,较之唐代所用白玉品位高出一筹。青玉作品也有一定数量。辽、金玉器以白玉、青玉为主;间或有其他玉料。宋、辽时期,玛瑙器大量出现,所用玛瑙品种也较多。明代玉器,主要为青玉、白玉作品,青玉之色发暗似阴天之天色,明代还有少量碧玉作品。

image

玉荷鹭纹炉顶,

宋或金,高5cm,底径4.3-4.7cm。清宫旧藏。

      炉顶玉质白色而局部为黑色,整体近似圆柱形,顶部略细,镂雕荷叶、芦草缠绕状,荷叶巨大而张开。一张荷叶上有黑色乌龟爬行,口吐烟云,其旁有荷花,荷、芦中可见5只鹭鸶隐现其间。器底部有一平板以示水面,其上有孔,可穿绳结系。

       荷叶、水草、水鸟、龟等图案在宋、金玉器中非常流行。四川广汉南宋窖藏出土有龟巢荷叶带饰,北京丰台金代涡古沦墓出土有龟巢荷叶玉饰,与此作品应属同类题材。此外,上海地区的元代墓葬中也曾出土类似的饰荷叶、鹭鸶图案的炉顶。这表明此类作品的使用地域广泛,流行时间长,对后世玉器有很大影响。

image

白玉龙钮押,元,

长5.8cm,宽5cm,高4cm

       玉押方形,略厚,底面有凸起的阳文图记,上部为龙形纽,龙身短而似兽身,头上有角,披发,四肢粗壮,肘部饰上扬的火焰纹,三岐尾,中一岐长,上冲与头顶发相接。

        押是一种符号,签画于文书,表示个人的许诺,后为使用简便而刻之。元代陶宗仪《缀耕录》记:“今蒙古色目人之为官者,多不能执笔画押,例以象牙或木刻而印之,宰辅及近侍官至一品者,得旨则用玉图书押字,非特赐不敢用。”据此可知元代用玉押者较用象牙、木刻类押者身份等级要高。

image

玉八仙纹执壶,明,

通高27cm,口径7.8-6cm,足径8.2-6.5cm。清宫旧藏

      壶青玉质。体扁圆形,细颈,阔腹,圈足。盖钮镂雕寿星骑鹿,盖缘刻一周山字纹。器两面凸雕八仙、花草及山石等图案,口沿和足亦刻山字纹一周,夔形柄上有一镂雕兽。颈部有两首剔地阳纹草书五言诗,其一为 :“玉斝千巡献,蟠桃五色匀。年来登鹤算,海屋彩云生。”末署“长春”。其二:“芳宴瑶池熙,祥光紫极缠。仙翁齐庆祝,愿寿万千年。”末署“永年”。

      执壶是明代一种极具特色的玉器,造型多借鉴其它工艺门类。图案丰富多彩,其中有些受道教的影响,八仙图案即其一,为明代中晚期工艺品上常见的题材。花草和山石图案清朗洒脱,盖缘、口沿和足部的山字纹更反映出明代艺匠的美学倾向。颈部雕刻的两首草书五言诗运笔流畅,使此壶在铭文不多的明代玉器中更显珍贵。

       登峰造极的清代玉器

       清代是宋以后的宫廷玉器的最高阶段。一方面由于玉材的来源充分,工艺技术臻于炉火纯青的境地,另外也因为皇帝的喜爱与倡导,从而推动了爱雨风气的再度高涨。宫廷玉器:精美的玉器基本上都曾为皇帝所拥有;器来源有专门琢制、民间进贡、从民间收购;其玉质为和田玉中的优质玉和翡翠(出现)。民间玉器:民间百姓也十分喜爱玉,玉器风格与宫廷玉一致,而玉质则主要是岫玉和独山玉。

image

和阗白玉错金嵌宝石碗,

清乾隆,高4.8cm,口径14.1cm,足径7cm

      碗玉质莹白。器壁薄,横截面为圆形,由口及腹斜收,桃形双耳,花瓣式圈足。腹外壁饰花叶纹,独具特色的是枝叶由金片嵌饰而成,花朵则以108颗精琢的红宝石组成。腹内壁有阴文楷书乾隆帝御制诗一首,

全文为:

酪浆煮牛乳,玉碗拟羊脂。

御殿威仪赞,赐茶恩惠施。

子雍曾有誉,鸿渐未容知。

论彼虽清矣,方斯不中之。

巨材实艰致,良匠命精追。

读史浮大白,戒甘我弗为。

并有“乾隆丙午新正月”、“御题”款识及“比德”印。碗内底正中有隶书“乾隆御用”四字。

      艺术作品的风格与制作者的审美取向相关,在白如凝脂的玉上错以黄金,镶嵌红色宝石,显得格外豪华富丽。本器具有典型的痕都斯坦风格,通过器物外在的华美体现出西部民族特有的热情奔放的性格特色。正因此碗具有独特的艺术神韵且仿制功力精湛,所以自乾隆五十一年(1786年)制成后始终为乾隆皇帝所珍爱,甚至在庆典活动时还被当作御殿赐茶的用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