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河南省玉石文化产业协会今天是2024年07月13日 星期六

新闻资讯
  • 西方时尚首饰之旅:“工艺美术运动”与“新艺术运动”时期的时尚首饰

  • 作者:yswhxh    发布日期:2023-05-17 00:12:00  浏览量:7132

19世纪末至20世纪,艺术设计运动风潮如火如荼、连续不断,“工艺美术运动”“新艺术运动”“装饰艺术运动”“包豪斯主义”“立体主义”“超现实主义”“极简主义”“国际主义”“波普艺术”“后现代主义”都对首饰设计产生了比较大的影响,甚至有的运动或风潮已然与首饰设计融为一体,从而形成了具有明显艺术设计运动风潮特色的时尚首饰,这也凸显了时尚首饰以社会风尚为先导的特质。

image

项饰

查尔斯·罗伯特·阿什比

黄金、白银、钻石、珍珠、石榴石

1901年

19世纪下半叶,欧洲的工业化浪潮和大规模生产方兴未艾,但工艺品的设计制作却显得相对落后。艺术家不屑于设计工业产品,制造商只重视生产和销量,对设计无暇顾及,从而造成设计与技术的脱离与对立。首饰方面,维多利亚晚期与爱德华时期的首饰风格呈现实用与优雅兼具的特点,然而设计的同质化现象严重,款式极少,设计师没有在作品的设计中倾注多少情感。19世纪60年代,机械加工与镀金工艺的出现使首饰的生产出现变化,廉价首饰的批量生产成为现实。伦敦首饰匠埃德温·斯特里特(Edwin Streeter)在1867出版的《珠宝购买指南》一书中详细记录了一只黄金手镯通常需要6天的手工制作时间才能完成的现状,而借助机械,这只手镯只需2天就能完成。可见,机械的参与大大提高了首饰的制作效率。首饰匠制作首饰的速度越快,首饰的价格就相对越低,进而使产品能够满足更多人的需要。不过,尽管如此,批量化生产的首饰款式还是较为单一呆板。此时,首饰的设计与制作不再由工匠独立完成,而需要设计师与工匠的共同参与,甚至,随着机械生产的发展,工匠的双手得到进一步解放,设计师的重要性得到了进一步的提高,设计革新以及设计运动的发起与推广,便自然地落在了思想者与设计师的肩上。

image

胸针

蒂凡尼

黄金、铂金、欧泊、玉髓

1904年


The Arts & Crafts Movement

一、“工艺美术运动”

“工艺美术运动”是一场起源于英国的设计改良运动,又称“艺术与手工艺运动”。“工艺美术运动”意在抵抗工业生产的粗制滥造,重建手工艺的价值,试图塑造出“艺术家中的工匠”或者“工匠中的艺术家”。它是世界现代设计史上第一场真正意义上的设计运动,涉及建筑、家具、首饰、服装、书籍、雕塑、绘画等领域,持续时间长达十余年,也因此造就了一大批优秀的首饰设计师,比如:查尔斯·罗伯特·阿什比(Charles Robert Ashbee)、查尔斯·霍纳(Charles Horner)、西比尔·邓禄普(Sibyl Dunlop)、阿奇博尔德·诺克斯(Archibald Knox)、亨利·威尔逊(Henry Wilson)等。

设计师兼哲学家威廉·莫里斯(William Morris)是“工艺美术运动”的奠基人,他的理想是通过设计进行社会改革。他反对机械化、工业化风格,反对装饰过度,强调实用性与美观性相结合。查尔斯·罗伯特·阿什比是威廉·莫里斯的忠实信徒,但他不像威廉·莫里斯那样排斥机械生产,因为他发现利用机械来制作首饰可以带来许多的便利。查尔斯·罗伯特·阿什比参考中世纪工会的模式,发起创立了“手工艺行会”(Guild of Handicraft),行会的业务以家具、铁艺、银器与首饰为主。行会最初选址在伦敦东端,1902年迁至格洛斯特郡(Gloucestershire)的奇平·坎普登(Chipping Campden),直至1908年宣布关闭。查尔斯·罗伯特·阿什比作品的设计风格较为接近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金工名家本韦努托·切利尼(Benvenuto Cellini)的风格,但相较文艺复兴风格的纤巧繁缛,查尔斯·罗伯特·阿什比的设计风格更为简洁有力。查尔斯·罗伯特·阿什比的首饰大多装饰有自然题材的纹饰,造型较为抽象,线条蜿蜒流转、明快而洗练,与欧洲后期的“新艺术风格”颇有相似之处,由此可推测后期“新艺术运动”的多位首饰设计师都从他这里得到过启发。另一位具有极高声望的设计师是阿奇博尔德·诺克斯(Archibald Knox),他是一位多才多艺的金匠、银匠以及金工制作师,擅长制作具有“凯尔特风格”的威尔士银饰。阿奇博尔德·诺克斯的作品多以被誉为“鞭绳”的缠绕纹样装饰,这成为其作品的象征与代表性符号。西比尔·邓禄普也是一位非常优秀的首饰设计师,她在伦敦著名的肯辛顿教堂大街(Kensington Church Street)开设首饰店,并组织了一个工匠团队,雇佣技艺高超的工匠来开发产品——他们擅长在银饰上镶嵌多种彩色宝石、珍珠,然后再装饰涡卷纹。总体来看,“工艺美术运动”时期的首饰设计师喜欢采用彩色宝石和许多中产阶级人士负担得起的珐琅彩来设计制作首饰。金属材料以白银为主,有时也会选用黄金细丝。宝石以珍珠、石榴石、月光石、绿松石、欧泊、水晶、紫晶、青金石、玉髓、玛瑙等为主。珐琅是宝石的完美补充,许多“工艺美术运动”时期的首饰都用色彩艳丽的珐琅装饰来强化艺术效果,蓝绿色调的珐琅首饰尤为时尚。“工艺美术运动”的影响很快遍及欧洲,甚至远至美国。受此影响,美国品牌“蒂凡尼”(Tiffany & Co.)开发了一系列具有异国情调的时尚首饰。另外,德国的西奥多·法尔纳(Theodor Fahrner)、丹麦的乔治·杰生(Georg Jensen)和莫恩斯·巴林(Mogens Ballin)都受到“工艺美术运动”的影响,设计制作了大量独具特色的首饰作品。

image

项饰

阿奇博尔德·诺克斯

黄金、珍珠、欧泊

1902年

image

项饰

乔治娜·加斯金

白银、碧玺、珍珠、绿松石、人造宝石

1910年

image

吊坠

亨利·维弗

黄金、玛瑙、钻石、红宝石、珐琅

1900年

image

吊坠

亨利·维弗

黄金、珍珠、珐琅

1900年

image

胸针

勒内·拉利克

黄金、珐琅

1898年—1999年

“工艺美术运动”首饰设计师查尔斯·罗伯特·阿什比(Charles Robert Ashbee)、弗兰克·加纳德·赫尔(Frank Gardner Hale)和爱德华·埃弗里特·奥克斯(Edward Everett Oakes)等人与“新艺术”首饰设计师的不同之处在于:他们强调作品的手工制作。例如,他们故意在作品的表面留下锤痕,将珐琅焙烧成哑光且具有颗粒状的效果,以彰显艺术家在处理这些材料时的真诚和朴实。白银是“工艺美术运动”首饰设计师的首选金属,此外,他们还喜欢异形珍珠和素面宝石,如紫水晶、月光石。这些宝石都是通过包镶工艺得以镶嵌应用。“工艺美术运动”首饰设计师从遥远的北欧文化遗产中寻找灵感,凯尔特金匠和银匠的缠绕图案对他们的设计产生了巨大的影响。他们的另一个主要的灵感来源是中世纪的珠宝,比如珐琅装饰吊坠。与“新艺术”首饰纷繁复杂的设计相比,“工艺美术运动”的首饰往往显得更简洁、轻巧。总地来说,它们缺乏“新艺术”首饰的暗黑气质。

image

项饰

乔治娜·加斯金

白银、碧玺、珍珠、绿松石、人造宝石

1910年

Art Nouveau

二、“新艺术运动”


19世纪末,在欧洲和美国各地,许多艺术家以及社会精英阶层对廉价、劣质珠宝首饰和其他大规模批量生产的商品产生了抵触情绪。首饰设计师和工匠们于是摒弃了机械制造,转而采用传统手工方式来制作首饰,他们认为一件珠宝应该因其精湛的工艺和所表达的创造力而受到赞赏,这其实是“新艺术运动”(Art Nouveau)的主要思想。“新艺术运动”是19世纪末20世纪初在欧洲多国和美国产生并发展的一次影响面相当大的运动,涉及建筑、家具、服装、首饰、平面设计、书籍插画、雕塑和绘画艺术等领域,延续十余年。这场运动实质上是英国“工艺美术运动”在欧洲大陆的延续与传播。“新艺术运动”的主导思想是:艺术家不能为艺术而艺术,要让艺术贴近生活,服务于普通人的生活。“新艺术”运动倡导艺术家亲自参与到产品设计中,实现艺术与技术的无缝对接,拒绝成为工业化的奴隶,强调手工艺制作,积极学习东方艺术风格的特点,突出表现清新而神秘的自然风格。“新艺术运动”在本质上是一场装饰运动,但它用抽象的自然花纹与曲线,脱掉了守旧、折衷的外衣,它是现代设计简化和净化过程中的一个重要步骤。

image

发饰

菲利普·沃尔弗斯

黄金、珐琅、红宝石、钻石

1900年

“新艺术”的名字来源于巴黎一家名为“新艺术之家”(Maison de l’Art Nouveau)的商店,这是一家具有很高知名度的艺术品商店,由艺术品经销商塞缪尔·宾(Samuel Bing)拥有。19世纪60年代的法国珠宝行业深陷于复古主义的浪潮之中,大量“伊特鲁里亚时期”“亨利二世时期”“查理曼时期”“文艺复兴时期”和“路易十三时期”的复古首饰层出不穷,评论家们对于首饰业普遍缺乏艺术整体性和创造力的摹古做法深恶痛绝,不断发出批评之声。这种仿古之风终于在19世纪70年代法兰西第二帝国的杰出珠宝匠人奥斯卡·马桑(Oscar Massin)那里有所改观,他将一种隐约的自然主义风格流线型元素引入到花卉珠宝造型之中,提前预示了“新艺术运动”的到来。“新艺术运动”在法国最为普遍,同时,它的影响遍及整个西半球。这种新风格面向未来,而不是回到过去,它是20世纪的第一种现代设计风格。

image

“蜻蜓女人”胸针

勒内·拉利克

黄金、珐琅、绿玉髓、月光石、钻石

1897 年—1998 年

“新艺术”的首饰设计师热衷于表现华美、精致的装饰。他们对自然题材进行整合与提炼,以更为自由和更富想象力的方式来表现自然主题;他们崇尚热烈而旺盛的自然活力,这种活力难以用复制其表面形式来传递。“新艺术”首饰最典型的纹样都是从自然草木中提炼出来的,多是流动的形态和蜿蜒交织的线条,充满了内在活力,体现了隐藏于自然生命表面形式之下无穷尽的创造力。“新艺术”首饰最具代表性的造型元素是像鞭子一样蜿蜒曲折的线条,常被用来描绘植物的藤茎、少女飘逸的头发或一切旋转的物体。身披盔甲的海妖、蛇蝎美人、毒蛇、喷火巨龙、秃鹰、黄蜂、孔雀、飞燕、蜻蜓、兰花、蝙蝠、缠枝花卉和槲寄生,都是“新艺术”首饰的典型形象,尤其是孔雀的运用十分突出。这种具有自恋象征意味的形象,在“新艺术”首饰里多有运用,用色浓郁而大胆。此外,女性形象在“新艺术”首饰中也随处可见,既反映了“新艺术运动”对回归自然的渴求,也反映了女性社会角色的转变以及女性意识的觉醒。这些感性甚至颓废、邪恶的“新艺术”首饰,与19世纪90年代至20世纪初的宝石镶嵌首饰套饰所表现出的克制品味完全相反。

image

项饰

亨利·威尔逊

黄金、珐琅、海蓝宝、珍珠

1914年

“新艺术运动”首饰在工艺上最大的贡献是透光珐琅的大放异彩。透光珐琅(Plique à jour)是一种没有底托的珐琅工艺,起源于15世纪。“Plique à jour”的意思是“让光线进入”,有点类似教堂中彩绘玻璃的艺术效果,它是最难掌握的珐琅装饰技艺之一。这种珐琅烧造工艺是先在铜胎上用银丝掐丝,在银丝纹样内填充珐琅粉末,经焙烧后珐琅粉末融化在银丝纹样内,冷却后再用酸液溶解掉铜质底胎,只留下银质纹样与珐琅彩。以透光珐琅首饰而闻名于世的首饰设计师有亨利·维弗(Henri Vever)、尤金·菲亚特(Eugène Feuillatre)、安德鲁·特斯马(André Fernand Thesmar)、乔治·富凯(Georges Fouquet)、勒内·拉利克(René Lalique)、菲利普·沃尔弗斯(Philippe Wolfers)和卢西恩·盖拉德(Lucien Gaillard)等。“新艺术”首饰设计师并不排斥使用较为廉价的材料来设计制作首饰,比如牛角、玳瑁、玻璃、铜、白银、铝、珐琅以及中低档宝石等。他们坚信自己生产的是具有美学特性的艺术品,强调工艺和艺术比昂贵的金属或宝石更重要。事实上,设计师们的这种态度也影响了人们对于珠宝的态度,珠宝首饰因此被视为个人的装饰品或时尚配饰,而不再仅仅是财富和地位的象征。作为“新艺术运动”的领军人物,勒内·拉利克率先使用较为廉价的材质来进行首饰设计创作,如月光石、牛角、玉髓、玻璃、铝等。勒内·拉利克的首饰作品妩媚与奢华并存,蛇蝎美女、蜻蜓、罂粟花、公鸡、卷曲的纹样充斥于他的作品中,呈现出一种魅惑的艺术效果。他最著名的首饰作品是《蜻蜓女人》胸针,这件半女人半蜻蜓的作品即使在今天也丝毫没有失去震撼力。另一位有代表性的“新艺术运动”首饰设计师是比利时的菲利普·沃尔弗斯,他也喜欢运用蛇蝎美女的主题来进行设计,可见这个极具象征主义特点的艺术形象十分流行。菲利普·沃尔弗斯创作了一系列让人神魂颠倒的“新艺术”首饰,他以过人的天赋将珐琅、金银、宝石以及象牙搭配在一起,并大量采用“新运动”中放浪骇人的题材作为他的设计主题,比如罪恶的夜行动物和神话中的女妖美杜莎。尽管受到了法国人的影响,菲利普·沃尔弗斯的风格依旧具有强烈的个人特征和原创性。此外,乔治·富凯(Georges Fouquet)则与捷克的“新艺术运动”代表艺术家阿尔丰斯·穆夏(Alphonse Mucha)合作,设计制作了许多脍炙人口的“新艺术”首饰,其中最知名的是为巴黎女演员、“新艺术”设计师的伟大赞助人莎拉·伯恩哈特(Sarah Bernhardt)设计的巨大蛇形手链。作为画家的阿尔丰斯·穆夏,也参与到首饰设计之中,他的首饰作品与绘画艺术联系紧密,他甚至把平面的绘画艺术移植到首饰作品中,创造了一种新的首饰品类:绘画首饰(bijoux de peintres)。这种首饰的中间主体部分通常是由象牙或者其他材料制成的平面,阿尔丰斯·穆夏先在这个平面上完成小画的绘制,然后在周围镶嵌各种宝石。除了这些设计师,还有巴黎的高级时装首饰设计师也积极参与“新艺术”首饰的设计,这些设计师包括皮埃尔·弗雷尔斯(Piel Frères)、鲁泽(Rouzé)和马斯卡尔德(Mascaraud)等,他们都是“美好年代”(Belle Époque era,约从19世纪末到一战之前)具有代表性的时尚首饰设计师,为舞台和时装设计师制作了许多“新艺术风格”的时尚首饰作品。一流的工艺、设计以及相对低廉的价格,使“新艺术”首饰的接受度大为提升,赢得了广泛的赞誉。除了设计师,诸多首饰制造公司也参与到了“新艺术”首饰的设计制作中,如利伯蒂公司(Liberty & Company)、查尔斯·霍纳公司(Charles Horner)、昂格尔兄弟公司(Unger Brothers)、威廉·克尔公司(William B.Kerr)、戈若姆公司(Gorham Corporation)、马喀斯公司(Marcus & Company)和孔雀公司(Peacock & Company)等。

image

“新艺术时期”的戏剧海报,图中人物为莎拉·伯恩哈特。

因为对机械加工与批量生产的接纳,“新艺术运动”首饰产量进一步提升,满足了人们对首饰不断增加的需求。由于在加工过程中有了机械的参与,以及采用了批量的生产方式,“新艺术”首饰的成本得以降低,最终的售价也较为低廉。不过,尽管“新艺术”首饰的市场接受度较为广泛,但实际上它影响到的只是小部分的时尚女性。当第一次世界大战突如其来,存续多年的“美好年代”戛然而止,“新艺术运动”也如流星划过夜空,消失在天际。崇尚装饰、重视手工的“新艺术”首饰最终无法抵挡工业化的脚步,让位于更为重视机械生产、设计形式更为简约与现代的“装饰艺术”首饰。